意大利兩位前駐華大使:“是結束對中國妖魔化的時候了”

編者按:在中國共產黨百年華誕之際,意大利《未來報》邀請兩位意前駐華大使舉行座談。兩位資深外交家對中國共產黨、中國人民和世界大變局中的若干問題發表了看法,呼吁結束對中國的妖魔化、努力推進歐中關系更密切地發展。現將《未來報》的相關報道編譯如下:

美國在世界各地有數百個軍事基地,有聲稱成百上千的核彈頭隨時可用,這究竟是什么威脅呢?現在是結束對中國妖魔化的時候了。一個建造了長城卻從不追求擴張的國家,只是為了保衛自己的領土。如果他現在正在昂起頭來,是非常可以理解的。只要想想他們在鴉片戰爭中遭受的屈辱就夠了,那時我們意大利人也做了一些可恥之事。我們不該把中國人民自豪的合法行為與真正的威脅,特別是軍事威脅混為一談。

所謂的 " 修昔底德陷阱 " 不會發生。中國超越美國或許可能成真,但那將是一次和平的更迭,是靠經濟和技術的。不會有戰爭,無論如何肯定不是中國人發動戰爭。中國保有一定的核威懾,迄今為止已經奏效,并將繼續奏效,這才能保護世界不受一些愚蠢的戰爭販子之害。

白達寧很了解中國,他在那里生活了十多年,先是在北京當商務參贊,之后在香港當總領事,后來從 2013 年到 2015 年在北京做大使,在那里結束了自己漫長的外交生涯。不過,即使他不在北京的時候,從 2004 年到 2007 年,他曾經協調意中政府間委員會,陪同時任總理普羅迪進行了他歷史性的 2006 年訪華之行。那次訪問中,當普羅迪談及管理聯合政府的無比艱難時,中國共產黨外交政策負責人回應道:這也是為什么中國人堅守自己制度的一個原因。

在中國共產黨成立百年之際,中國這些天都在隆重慶祝,顯然西方媒體也在報道。我們與兩位前任意大利駐華大使進行了一次座談,他們是前面提到的白達寧(他寫了兩部重要論著:《長城之外》和《南尼的目光與今日中國》;第三部很快將由 Teti Editore 出版社出版,題目暫定為《不可阻擋的中國崛起》)和孟凱蒂。孟凱蒂在中國及亞洲度過了幾乎其整個外交生涯,在北京時榮獲了眾多的榮譽。他早于 1970 年 11 月中意建交前到北京履職,是作為當時外交部長范范尼的個人代表前往的。他說:" 那是特別的年代,意大利尋求自己對美國最起碼的一點自主空間。他派我去加強 1968 年就開設的意大利對外貿易委員會的北京代表處,在一定意義上,這有點兒鋌而走險,他還囑咐我只向他匯報…… " 孟凱蒂服從安排,完成了一件大事:在一年多時間里使意大利成為較早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西方國家之一。他強調:" 那是艱難的歲月,但卻是不平凡的歲月。"

白達寧大使說,"(回憶這些)也是我們要自我解放的一種講述。意大利戰敗之后不再是一個充分自主的國家,所有發生的事情都是要跟美國人討論并取得一致的。而中國,中國的領導人既認真又睿智,他們研究歷史,十分清楚這些,不抱太多幻想。我不把最近幾個月的(中歐關系的)后退倒車看得太重。與中國關系的未來取決于歐洲的作用,我們要推動歐中關系更緊密發展……其余的,都是美國和我們的媒體的‘廢話’,根本到不了中國 "。

白達寧對中共百年歷史的一部分進行了密切跟蹤。他說:" 共產黨無私地扎根在社會里。誰要認為甚至希望中國是蘇聯式的演化就錯了:中國人民是深深的民族主義者,感謝共產黨不僅是因為——如當下所說的——她消除了貧困,更是因為她使民族重獲了主權、自豪與尊嚴。中國人有著偉大的品質:不忘過去,但活在當下,并矚目未來。不是嘮嘮叨叨,而是制定規劃。"

關于這點,孟凱蒂很贊同:" 中國,這樣的中國是現實存在。我們要仔細斟酌,不是為了與之作對,也不是如現今時髦的說法,去‘遏制’她。我們要避免英國等少數西方國家的錯誤,他們現在還在派軍艦去世界各地。這沒有意義,北京看著都好笑。最好還是對話,始終對話,無論如何都對話。至于對話,我是說坐到桌邊來討論,而不是以老師自居:我們并沒有什么可以教中國的,一點兒都沒有!我們過去曾經有過什么,為此中國人總體上喜歡我們,尊重我們。而我們現在應該認清自己 "。

——前任大使的回憶與想法,是政治上新的語言和選擇。我們希望這些是富有遠見的。

兩位前任大使白達寧和孟凱蒂對與亞洲巨人關系的未來進行了深入思考,并邀請大家用新的目光看待這一未來:我們的大陸一直是大西洋派的,但現在需要一次轉折,發展與中國更密切的關系。

(編輯 郭林 翻譯 張宓)

《光明日報》( 2021 年 07 月 07 日 12 版)

[ 責編:曾震宇 ]

96视频APP